梓茹书屋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梓茹书屋 > 历史 > 周宋 > 041:最长的一天(四)

周宋 041:最长的一天(四)

作者:一了伯和尚一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6-06 09:52:58 来源:顶点中文

雀鸟惊飞,喊杀阵阵。

青泥岭上,辰时未到,战斗便又开始打响。

一个欲承夫君遗志,一个誓要夺寨抢山,在不断增加的伤亡刺激下,不止双方主帅铁了心,将士们也都打出了真火,以前,或多或少可能还念一丝香火情,如今,早把那比丝棉线还细的情谊丢到九霄云外。

刀枪才是战场见面打招呼的正确方式。

血红才是战场上标准色。

层林尽染。

不论是红透了的枫叶,还是十月小阳春作死反季开出的映山红,又或者艳红若珍珠的覆盘子,都不及岩壁上留下的血迹来的灿烂。

关春花砍废了自己心爱的狭刃朴刀,一时找不到趁手的兵刃,索性抡起了重达十二斤的长柄陌刀。

刀重。

人轻。

一刀出,便再也收不住势,人随刀走,状若疯虎。

造成的结果往往是关春花担纲主攻刀手,身左却有十数面牌刀为其打掩护。

全师雄吃亏在以下攻上,身处险地戟招都施不全,十成功力发挥不了三成,好不容易冲上去,却又因战友跟不上而不得不后撤,如此拉锯反复,仅第四座堡坞便攻夺了三天,直到连基石都撬起来抛光了,今天的虎牙军才有机会面对第五座堡坞。

五擂阵。

这又是不一样的防御,除箭堡外,五座大号连枷拍杆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尖钉,只要一松绞弦,那拍杆便无差别的拍下,此起彼伏,堪堪将拐弯处那只能容下三人位的狭口封的严严实实。

这鬼名堂面前,纵有再好的身手也施展不开,全师雄暴跳如雷,却又不得不佩服守将的异想天开,能将战舰上的玩意挪借过来陆地施为。

关春花一脸血污,汗湿重衣,见全师雄率部退下了,这才松了刀柄,陌刀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她的双臂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夫人……”

“无妨,用劲过猛了,有些脱力,泡碗盐水喝下便好。”

青泥岭的战斗告一段落了,再要起刀枪,得等虎牙军想出破堡之策后了,或许下午,或许明天。

凤州城的攻防战却堪堪开始打响。

石守信仗着己方人多势众,装备精良,一开战,便是三面齐攻。

禁军攻东城,彰义军攻南城,永兴军则绕到西城,围堵后路。

甲寅料对了对方的战略布署,却料错了主攻方向。

本以为禁军会死磕,优势兵力全集中在东城,结果南城进攻神速,彰义军一股脑儿发起冲锋,过河桥梯倾刻间搭成,云梯眨眼间竖起,那位白发老将更是悍不畏死,亲为先登,杀的守军手忙脚乱。

等东城这边准备派人过去支援,宋军已经攻上了城头。

正危急间,白重赞却倒下了,或许是兴奋过头,或许是抢梯时被投石砸伤了,才上城头,正要抚须长笑,一口痰涌上来,恰恰塞在咽喉间,不上不下,竟然硬生生将这员虎将的白眼翻了上去,然后一个趔趄,重重的摔倒在地。

彰义军慌作了一团,被赵文亮组织人手好一通砍杀,彰义军救了大帅便往城下撤。

南城复安。

东城则陷入了胶着状态。

捧日军号称全军最锐,可不是胡乱瞎吹的,就那一手骗矢避石的本事,便不是一般的老兵能练出来。

搭浮桥,竖云梯,皆稳扎稳打,不急不燥,一人出手,两人掩护,城头上虽然弩矢不断,砲石乱飞,半个时辰过去,竟然未曾伤敌多少,跨过护城河的浮桥倒是搭成了八道,云梯也接二连三的竖了起来。

甲寅除下兜鍪,先往嘴上罩了个口罩,再合上面甲,方示意金汁车炉推过来。

这是他想出来的歪主意,炉上按了轮子,等到需要时再推过来,起码……

可以少恶心一阵。

饶是如此,甲寅也执着雕弓离开了,却是来到马面上,专让一名丁壮为其递箭,仗着自己力大,张弓便射。

这一回,几乎箭箭见血,因为登城者既要避头上淋下的金汁,又要躲砸下的擂木,空门不少。

惨叫声倏的激烈了起来。

对面的马面里,红发山魈赵山豹也飙出了劲,牛角大弓仿若死神号角,每次松弦,都有敌军倒下去。

李儋珪靠在女墙上,美滋滋的喝着小酒,对蚁附登城的敌军仿若视而不见,直到墙垛处闪现了红缨,这才反手出击一枪碎了敌将的咽喉,如此紧急之际,尚有闲暇对不远处的甲寅吹了吹口哨。

鼓声隆隆。

宋军敲响了催战鼓,所有宋军倏的加快了动作,悍勇攀登。

喊杀声响彻天际。

西城,依旧吊着膀子的花枪担纲指挥,这里的局面却是静悄悄。

城下的宋军在五百步外慢腾腾的搭着云梯,偶有小队冲出来,未到护城河便缩了回去,仿若过家家一般。

花枪却把眉头皱的更紧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因为,哪怕做样子,也不是这样的做法。

……

“事情有些反常。”

王彦超手扶女墙,语调里有了一丝不安。

申先生一袭布衣,皱眉凝神,远眺城外虎牙军的大营,眼神再不复以往的清澈。

“老夫也想不通,照理说,那秦轻云眼下处境该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的团团转才是,为何不急着进攻,反而扎起了连营,挖沟开渠,一副长久围困的样子……围城打援也不象,他营盘扎的位置不对,难道他真的有恃无恐?”

“等着城中内应?更不象,城中一切要紧地我军皆已严控,估计他也没这心思,否则,就不会把在梓州的方略说与吾等听。”

王彦超皱紧了眉:“他在等什么?”

对秦越心思摸不着头脑的,不仅是王彦超,就连石鹤云叶虎盛等战将也不明白。

城中只有五千守军,为何不一气抢城,反而扎起了连营,等着在这窝冬么?

秦越神神叨叨的笑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度不意。此兵家之胜……”

“停,别给某家灌水,这城打还是不打?”

“打,当然打,不过,打而示之不打,是谓打,等着吧。”

“某被你越说越糊涂了,能不能说明白点?”

施廷敬笑着插话道:“战斗已经打响了,不过先打的是心理战,刘强他们整整两个亲卫营不见了你们不问一句?如今从夔州巴州方向过来的大小道路,皆已封住,只要三天没接到部队的消息,王彦超心里必乱,只要他心一乱,这事情便好办。”

石鹤云做了个离远点的动作,心想读过书的都是黑心客,一肚子阴谋诡计。

秦越将两个桔子在手里盘着,叹口气道:“我所接触过的节帅,以眼前这一位最让人恐惧,真要强攻硬打,能不能攻进去两说,但我军死亡惨重是肯定的,这样的损失,我军承担不起。”

“不会吧,真这么厉害?”

“教你一个乖,能当好副手的,往往比正职还厉害,征淮时,这家伙看上去没立什么功劳,但先为李司空副手,再为李重进副手,战后却能在五府之一的凤翔府坐镇,占了最大的便宜。

伐蜀之战,他是北路军都部署,我军与广捷军打生打死,可他呢,以微弱的损伤却换来长久的安逸,从凤翔府移镇兴元府,地盘扩大了一多倍,再看看南路统帅向拱,他又得到了什么?

所以呐,这样有本事的人,你我如何重视都不为过,营盘都扎仔细了,警卫巡查严密了,可别让对方钻了空子。”

听秦越这么一说,石鹤云一擂桌子,起身道:“那某这便去巡营,奶奶个熊,原来是头扮猪吃虎的狼。”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