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茹书屋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梓茹书屋 > 都市 > 阴阳神婿 > 第二卷 Super teacher 第301章 期末狂欢(二)

阴阳神婿 第二卷 Super teacher 第301章 期末狂欢(二)

作者:焚书坑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06 09:53:05 来源:顶点中文

廖一包很是郁闷,在男生宿舍巡查了一圈,正准备离开学校,结果发现钥匙丢了。

本来已经走到校门口,只得折返回来四处寻找,刚到男生宿舍楼下,便见一道人影“嗖”一下从自己面前跑了过去。

“有贼!”廖一包吃了一惊,本想马上叫人。但一琢磨,保卫处那些叼毛一个个都不服自己,正好自己借着这个机会展示一把实力,让他们刮目相看。

于是放下对讲机,拔出腰间的橡胶棍,顺着声音的方向迈开步伐追了过去。

牛钢门初中在这里读了三年,高中又是一年,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走完整个校园,轻车熟路,前面教学楼旁十二级的台阶在他眼中更是形同虚设,一跃而下,丝毫没有停留。

转出教学楼,他没有选择往操场这些空旷的地带奔逃,而是朝着地形比较复杂的花圃方向夺路狂奔。

廖光头心中发狠,誓要将小偷捉拿归案。学着牛钢门,纵身跃下那十二级的台阶。别看廖一包长得长大,但他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扛着个桶装水上不到三楼都得歇气。

“咯喳”一声,差点没把脚给崴断,挡不住那疼痛,趴在地上哀嚎起来,同时拿出对讲机朝里面叽里呱啦地吼了几句,显然是在叫人。

在牛钢门的调虎离山计作用下,白蛤蟆几人从黑暗中蹿出,几个人来到围墙边,十分有默契的搭好人梯攀上了围墙,再一个拉一个很快便翻了出去。

至于牛钢门……他作为体育委员,翻围墙什么的,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完全不用担心。

清水路的大街上静悄悄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也没有,几人沿着围墙墙根贼头贼脑地走到大门旁边的小树林,牛钢门已经坐在那里歇脚了。

见了几人,牛钢门抱怨道:“怎么这么慢?”

“废什么话?现在是燕京时间二十一点三十五分,不错,时间上刚刚好。出发!”

今天胖子饭馆里生意超好,他和韩玥瑶两人根本忙不过来,蹭了一顿晚饭的许墨秋也不好就这么离去,于是便留下来帮忙,结果客人不断,一直忙活到现在。

正准备离去,猛然发现几道熟悉的身影在马路对面游荡,一个个人手一把铁钩,拴着麻袋、背着书包,更有武大郎同学背后背着一个背篓。你说不是去做贼,许墨秋把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一群小兔崽子,还真是一点不让人省心!都快放假了还给劳资添乱!

关乎到自己的学生,许墨秋不可能不管,在店里拿了个黑色的塑料袋往脑袋上一套,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学校后面的山坡上种植了不少瓜果,不用想便知道这些就是他们要下手的目标。

一行一共五人,一个宿舍除了聂凯,其他全都到齐了。

聂凯那家伙最近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整天以风流才子自诩,干出来的事儿也是让人匪夷所思。

仿佛被鬼上身了似的,就连他老妈都想请个道士来给他做法事了。

几个人往前走了十几米忽然停下了脚步,许墨秋赶紧躲到黑暗里,悄悄伸出脑袋看去。

伍大郎着一身脏兮兮的道袍,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哪儿捡来的乌漆嘛黑的罗盘,嘴里念念有词:“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

卧槽?这尼玛是要去盗墓啊?许墨秋心中万分惊骇!这明显是被毒害了!妈妈的,要看你倒是也看点有营养的啊。譬如天降萌兔、忘川花什么什么的。

几个人磨叨了半天,牛钢门率先忍不住了:“我说,不是踩好点了么?还浪费时间干啥?”

说着回头望了望:“不知道为啥,我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们。”

“你想太多了……”

“不要打岔!”伍大郎一声低喝,接着把手指头猛掐,“上坎下离、左零右火……那边,那边风水好……有利于我们的行动。”

“哥几个,走着……”

几个人顺着伍大郎手指的方向摸去,没走得两步便听得一阵急促的狗叫,伴随着铁链拖动的声音传来,登时惊得尿都差点出来了。

急急如惊弓之鸟,惶惶似漏网之鱼,“呼啦啦”转身便跑,浑然没有发觉他们的队伍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不知道跑了多久,陈阿馒两手撑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不……不行了,歇一歇,妈妈的……带的什么路?差点害……害死我们。”

白蛤蟆跌坐在地上,从腰间的蛇皮袋里摸出一瓶矿泉水猛灌:“就是!大郎,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故意的?”

“打胡乱说什么?我伍锅魁……”

伍大郎话音未落,忽然感觉肩膀上多了一条胳臂,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嘿,哥几个,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是准备去干嘛呢?”

白蛤蟆嘴上叼着香烟,头也不回道:“关你鸟事!”

话音刚落,瞬间意识到了不对!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不就是他们的那个保安班主任,人送外号“粤江第一小白脸”、“许老妈子”、“贱人许”、“博雅中学第一毒嘴王”的许墨秋!

“啊!”几人顿时吃了一惊,一屁股坐倒在地。

许墨秋一把夺过白蛤蟆裤兜里的香烟,自顾自点燃一根,猛吸一口,朝他脸上喷着烟雾:“你几个,大半夜在外面翻山越岭瞎转悠,不怕遇到鬼啊?”

伍大郎咽了一口唾沫:“老师……你,你怎么在这儿?”

“你管我怎么在这儿!”许墨秋白了他一眼,“少废话,给我老实交代,拿着这么多作案工具,是不是打算做贼?”

“你怎么知……呃,你不要打胡乱说!我们……我们这是在锻炼身体!”牛钢门差点说漏了嘴,赶忙改口。

伍大郎连忙附和:“对对对!锻炼身体!老师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点肾亏,真的不骗你,我妈说了,晚上必须要运动!”

几个小兔崽子,果然是去做贼!

许墨秋冷笑一声,站起身来义正言辞地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倒学起廖光头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来了?老实交代,都是谁的主意!以前作案几次?你说你们有手有脚的,干这种事儿,也不害臊啊?说出去你脸上有光?妈妈的,劳资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老师,你不能诬赖好人!”

“就是,我们就是学习太辛苦,压力大,出来放松放松!”

学习辛苦?换几个人来说可能我会相信,你几个每次考试都包揽了班级后面几名。有个屁的压力!

许墨秋毫不留情道:“少在我面前扯这些犊子!你们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没点数?要么怎么进来的,就给我怎么进去,要么就自己去廖光头那里报道!你们应该知道,我这人一向说一不二,没得商量。”

众人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伍大郎忽然叫了起来:“老师,你这就过分了!我们……其实是为你打抱不平!”

“为我打抱

不平?”许墨秋差点没笑出声来,“那你说说看,你是怎么为我打抱不平的?”

“是这样……”伍大郎脑子转得飞快,“老师,我们都知道,你这段时间被廖光头欺压得很惨……”

牛钢门接话:“对,比狗都不如。”

“别打岔!”伍大郎瞪了他一眼,继续道,“所以我们哥儿几个就合计,对廖光头下手……”

许墨秋皱了皱眉:“意思,你们准备去光顾廖光头家?”

“当然不是……”伍大郎继续道,“是这样,那鸟人在咱们学校后面承包了一片果园……”

许墨秋一口截断:“不要说了,不管怎样,偷东西是不对的!你们赶紧给我回去!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许老师,你不知道!现在学校里的水果都被他暗中垄断了!现在是又贵又烂!指姆宽一块西瓜他就要收我们两块钱!你说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对对对,还有那枇杷,全都被他注了水!还卖给我们吃,你说他是不是丧心病狂?不怕我们把大肠拉出来?”

许墨秋将信将疑:“真的有这种事?”

“岂止?”伍大郎上前一步,拉扯着许墨秋的衣裳,“今天我买半斤草莓,老贵了不说,咬开里面的虫反把我咬了一口!你看我这嘴唇!”

“对对对,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女生,他们可以作证!”

许墨秋摸着下巴:“如果真是这样,那确实有点过分了。我还是不相信你几个,等我打电话问问。”

于是打电话给班长赵雅茹,很快便问清楚了情况,这几个鸟人倒是没有说谎。

许墨秋一拍大腿(武大郎的):“这个廖光头,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伍大郎被他拍得龇牙咧嘴,差点一头栽倒,揉着大腿:“所以老师,你是要带我们大干一场么?”

许墨秋手一挥:“这种损人利己的家伙,必须受到惩罚!今天就当为民除害了,走起!”

伍大郎嘿嘿一笑,月光下露出一口烂牙:“老师,我忽然想到一句话,‘风高杀人夜,月黑放火天’!你觉得现在是不是和我们很搭?”

“乱说什么?我们只是偷而已……”

白蛤蟆话音未落,脑袋上便挨了许墨秋一下,只听他道:“偷?读书人,怎么能用这个字眼?我们这叫拿!这叫劫富济贫!这叫为民除害!”

“对对对,还是许老师有文化,连做贼都能说得这么大义凛然……呃……我不说了。”牛钢门见他面色不善,急忙换了个话题,“老师,前面好像有狗,怎么办?”

几个人停住脚步,躲在黑暗里张望。果然,前面的瓜棚里养着一条大黑狗。听到响动,正竖起耳朵,嘴里“呜呜”有声。

这廖一包也是个妙人,唯恐谁不知道这瓜棚是他的一般,特地拉了个白色的横幅,上面写着“廖一包的瓜棚”几个大字。

“牛钢门同学,身为体育委员,身强体壮,老师交给你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许墨秋从裤兜里摸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了过去,“你去,把它引开,方便我们行事。”

牛钢门差点一头栽倒在地,脱口而出:“怎么又是我?”

许墨秋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什么叫又?难不成你们以前经常干这种事?”

“没!怎么可能!”白蛤蟆吓了一跳,急忙解释,“老牛一定是太热中暑了,胡言乱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