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茹书屋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梓茹书屋 > 其他 > 一不小心成敌国的团宠医妃 > 第136章 冰湖中的生玄灵果

这个解释让君临渊的脸色瞬间缓和了些,夜醉心对药材和毒药的敏感程度他是知道的。

一旁的皇甫司寒始终面无表情,但却看着夜醉心出了神。

“殿下,走了。”君临渊率先走了进去,夜醉心跟着往前走了一步,一回头发现皇甫司寒还在原地便喊了一声。

皇甫司寒点了一下头,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

这是一条满是玄冰的暗道,虽说是暗道,但是里面却十分的亮堂,相比于药茗楼的那个暗道也不知道宽敞了有多少倍。

即使他们三个人并排行走也并不觉得拥挤,甚至还能留出来两个人的空间。

“殿下,这极地洞府可能是人建造的吗?”夜醉心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许久,她是一个现代人,拥有了科学的头脑之后都不得不感叹这极地洞府建造的困难,在这个时代真的有人可以建造出来吗。

皇甫司寒走在夜醉心的身旁,相比于夜醉心的震惊,他倒是淡定了许多。

“在这里想要建成如此的地方,并不是只能用人的双手。”皇甫司寒边说着,便凭空用内力捏造成了一个迷你的极地洞府的轮廓。

夜醉心幡然醒悟,伸手想要将皇甫司寒手中虚无缥缈的迷你极地洞府接过来,谁知她刚一碰到,那抹真气就烟消云散了。

这里是可以修习武功的时代,若是武学造诣达到了一个高深莫测的地步,想要建造起一个这样的洞府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殿下可以吗?”夜醉心眸中闪过了一抹可惜,而后抬眸看向了皇甫司寒。

皇甫司寒不加掩饰,淡淡说道:“不能。”

夜醉心愣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强如皇甫司寒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就是是何等人能建造出这样的一座洞府。

“小酒儿,你怎么不问问本座能不能?”君临渊故意放慢了脚步,与夜醉心走了并排。

夜醉心挑眉看向君临渊,十分自然的问了一句:“国师打得过羿王?”

这个语气让君临渊的笑意僵在了脸上,转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夜醉心:“上次本座没有用全力,若再来一次还不知道谁输谁赢。”

“羿王也是看得起本座,连曦神剑都取了出来。”紧接着,君临渊又带着嘲讽的神色看着皇甫司寒。

想到那日皇甫司寒一人手持曦神剑杀上蛊毒门,最后还全身而退,他的心中一直有一口气咽不下去。

虽说他当时有意把解药给他去救夜醉心没有尽全力,但输得也太难看了些。

“本王不用曦神剑你照样敌不过。”皇甫司寒冷冷说道。

君临渊只知道自己没有尽全力,但却不知道那日皇甫司寒因为给夜醉心疗伤而只剩了三成功力,所以才借助了曦神剑。

“好了好了,前面是不是要到了。”夜醉心算是怕了这两个男人了,虽说一路上都没有动手,但言语间的讽刺从未少过。

皇甫司寒的话向来就少,当然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对于君临渊的不屑。

但君临渊总是喜欢往她的身上引话题,使得皇甫司寒不得不冷嘲几声。

随着夜醉心的话音落下,经过大概十分钟的路程,这玄冰暗道的终于走到了尽头。

面前是一个死胡同,但三人都不是傻子,这里定然是又和进门一样有着什么机关。

“小酒儿,你再闻闻,找找机关。”君临渊斜靠在墙壁上,十分慵懒的说道。

有夜醉心这么一个逆天奇女子的存在,他还用操什么心。

他的毒术或许比夜醉心高一些,但对于解毒之法却知道的极其的少,有时候他也十分的好奇,她这一手医术究竟是跟谁学的。

夜醉心撇了君临渊一眼,此时此刻她脑海中的熟悉感已经所剩无几,想要再如方才一般直接找到机关的位置有些困难,但在这里她真的闻见了有药材的味道。

“让一下。”夜醉心打量了四周许久,最后看向了君临渊。

君临渊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往旁边跨了一步,夜醉心微微蹙眉,抬手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了上去。

紧接着,熟悉的白光迸射而出,面前的墙壁就和方才的一样变成了一扇门缓缓打开。

“不愧是我家小酒儿。”君临渊的眸中露出了一抹赞叹的神色,不急不缓的走了出去。

夜醉心尴尬一笑,连忙拉住皇甫司寒,免得这个男人暴走。

三个人终于到了这个极地洞府最中央的地带,眼前之景让人大开眼界。

他们是从侧边的暗门进来的,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室内冰湖,冰湖的外围用玄冰围着,里面时不时的冒出白色的烟。

冰湖的对面有一个十分庞大的丹炉,丹炉呈紫金之色,外表有些破旧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使用过了。

丹炉的后方是一个玄冰做的玉床,玉床通体冰蓝之色,散发出淡淡的光,人看久了就会不自觉的幌神。

夜醉心被深深的震撼到了,过了许久才缓过了神,打量起了那一片室内冰湖。

“生玄灵果就在冰湖里。”君临渊往前走了一步,缓缓出声。

他是见过生玄灵果的样子的,冰湖之中还种着许多绝世的药材,这让他这个蛊毒门的门主都忍不住微微吃惊,如此险境竟还有人能将绝世的珍惜药材培养出来。

夜醉心顺着君临渊的目光看去,只见冰湖的正中央有一方湿地,数以百计的药材就在其中。

“可这怎么过去?”夜醉心走到了冰湖边,将手伸到了冰湖的上方。

浓浓的白烟从她的指缝中飘出,她的手心感觉到了阵阵的凉意。

君临渊也尝试着将手探了出去,谁知刚触碰到白烟就猛的缩了回来,皱起了眉头:“这烟,好烫。”

夜醉心愣了一下,又将手伸了出去,甚至还在白烟中晃了晃,哪里烫了,分明是凉的。

但看君临渊又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她只能求助的看向皇甫司寒。

皇甫司寒面无表情,伸手打了一道真气在白烟中,只听见“滋滋”的响声,那道真气瞬间被蒸发的没影了。

夜醉心这次才相信了君临渊说的话,原来只有她感觉到这个白烟是凉的。

“应当是你不会武功,这白烟包括这整个洞府对会武功的人都十分排斥。”皇甫司寒看向夜醉心,眸中有了一抹深意。

“只有这个可能了。”君临渊难得同意一次皇甫司寒的观点,点了点头。

夜醉心深吸一口气,看向了冰湖中间的湿地,眼中有了一抹坚定之色:“那生玄灵果就由我来取吧。”

说罢,夜醉心便准备将鞋袜脱下来直接游过去,谁知她刚一动作,皇甫司寒冰冷的视线就射了过来。

“对对。”夜醉心突然想起来在古代女子是连脱个鞋都不行的,况且这里还有君临渊在,于是立马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君临渊冷哼一声,心情颇为愉悦的笑了一下:“小九儿,你可会水?”

夜醉心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来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最后愣了几秒又点了点头。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皇甫司寒的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无奈,君临渊更是直接喊出了声:“这到底是会还是不会?”

夜醉心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会!”

说罢,直接跳入了冰湖之中。

她小的时候学过游泳,但长大之后就没再下过水了,或许会有一些肌肉记忆,但是她是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不一定有肌肉记忆。

冰湖不知道有多深,但至少她跳下去的一瞬间还能浮起来,水温也比她想象中的要温暖一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