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茹书屋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梓茹书屋 > 其他 > 腹黑千金甜爆了 > 第一百二十七章:各自嫁娶

腹黑千金甜爆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各自嫁娶

作者:任祯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10-14 09:27:56 来源:顶点中文

“哥,我想去医院,但是我要换身衣服,化个妆,我现在这个样子太狼狈了。” “嗯,我带你回家。”

凌墨寒在她面前蹲起了身子:“还记得小时候吗?”

“小时候我走路很笨,经常左脚绊右脚,摔得鼻青脸肿,嗷嗷大哭。大哥是从来不管我的,把我交给佣人。只有你和二哥会过来哄我,两个人蹲在我面前,让我选择。二哥背累了,三哥换上。三哥累了,二哥换上……”

“三哥,我好怀念小时候的我们,凌家虽然气氛不好,可是我们三个人感情很好。我曾经还想着要不要给你们其中一个当童养媳呢。”

“没想到现在……” 凌舒雅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凌墨寒也陷入了回忆,小时候的确无忧无虑,可人……总要长大,要背负很多很多。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三哥永远是你三哥,不会改变。上来吧,三哥带你回家。”

“好。” 凌舒雅抹了抹眼泪,上了凌墨寒的后背,让他背着回去。

她伏在凌墨寒的后背,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

…… 苏默匆忙赶到了医院,权菲菲也从手术室出来,已经脱离了危险,等醒过来就没事了。

肇事者是个惯犯,好几起闯红灯事件,只是这一次更是醉驾闯红灯,正好撞在了权菲菲身上。 她手里还拿着亲手做的一对陶瓷,是送给他们的新婚礼物。 结果陶瓷碎了一地,她滚落在上面,伤痕累累。

苏默赶到病房,权衡守候在床边,权母在一旁唉声叹气。

“权医生。”

“菲菲,你听,你的好朋友苏小姐来看你了。”

“菲菲没事吧?”

“没危险了,只等着醒来后续修养就好了。你是从……礼堂来的吗?凌舒雅……现在怎么样了?”

“我出来的时候,凌舒雅很难过,哭得很伤心。宾客都走了,老爷子也大发雷霆。”

“我会去负荆请罪。”权衡听到这番话,微微敛眸,心脏微微疼着。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让他弃权菲菲不顾,他根本做不到。

父母去世的时候,他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保护妹妹,不能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他不能违背誓言。

只是……他辜负了凌舒雅,在婚礼上离开,让她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

他该死。

“负荆请罪……有用吗?就能抚平凌舒雅心头的伤害吗?我知道菲菲在你心里很重要,对我也是。但……那样的场合,你就一点都不顾及舒雅的感受吗?婚礼还差几分钟就能结束,你来了也没用,权阿姨都决定过来了,可是你还是放心不下……” 苏默还没说完,权衡忍不住打断。

“你不懂菲菲对我的重要,我只有她一个妹妹了,我没有父母,我只有她了!” “那……舒雅就不是你的家人了吗?你不是还有舒雅吗?你将舒雅置于何地?”

此话一出,病房陷入一片死的寂静。

权衡瞳孔狠狠收缩。

他知道自己和舒雅结婚后,就是自己的妻子。

他对她同样有感情,但是…… 却从没有拿她和菲菲比较过,也从未将她介入和菲菲的感情中。 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是无法割舍,别人也无法介入。

他是真的对不起舒雅,竟然忽略了她。

苏默看到权医生的反应,觉得寒心。

他的确是个好哥哥,但未必是个好丈夫。

如果她和凌墨寒结婚,凌墨寒如此顾及舒雅的感受,而将自己置之不顾,不闻不问的话。 她也难以释怀。

哪怕,躺在病床上的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也无法苟同权衡的感情。

有失公允。

不对…… 他对舒雅从来没有公允过。

“她现在在哪?” 权衡起身,紧紧地抓住苏默的胳膊,急急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走的时候她还在教堂。”

“婶婶、苏小姐,菲菲交给你们,我有些事情要处理。”

说完,权衡拔腿离开。

“权医生要干什么去?去忏悔罪过吗?”

“这孩子……对感情一直模糊,他和欢欢之间,长辈都看出端倪了,可是他身在其中,却不知道。”权母喟叹一声,幽幽的说道。

苏默听的云里雾里,不解的问道:“什么叫……看出端倪,什么端倪?”

“菲菲喜欢权衡。”

“这我知道啊,妹妹怎么可能不喜欢哥哥呢?”

“她对权衡是男女之情,并非亲情。苏小姐和欢欢如此交好,你不知道吗?” “啊……” 苏默听到这话,震惊的无以复加。

菲菲喜欢权衡,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权母看她茫然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头,看来这个苏小姐和权衡一样,对感情的事情真的很模糊啊!

”这两个孩子,我是从小看到大的。他们父母也很早看出来了,并不认为他们适合在一起。权衡稳重,责任心强,一直在帮菲菲担着事,保护她。菲菲呢,不知轻重,性格也大大咧咧的。我们都喜欢菲菲从军过后,性格会有所磨炼。”

“但菲菲这丫头倔强,不愿当兵。权衡宠爱她,由着她,另愿自己承受责罚,也不愿让菲菲吃苦。我们都心疼这个孩子,觉得菲菲不理智成熟,还是个孩子,未必适合他。所以她们并非亲生,这个秘密就一直藏着没有公开,希望菲菲有所压制。”

“但高中有一年,权衡带回个女同学,菲菲失控,夜雨就冲出了家门。权衡为了救她,被车子撞了。他是个好苗子,却……所以现在才当了军医,而菲菲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和舒雅这一对我非常满意,舒雅包容他,能做他背后的女人。也能和他齐头并进,做最亲密的战友。可是权衡这些年对菲菲习惯了,所以他一时间难以处理两个人的感情。我们本来打算藏一辈子的,但是权衡生母病重,临死就像看一眼自己的儿子。”

“我们实在难以拒绝,最后两个孩子都知道了,我们就担心菲菲会闹事,又极端的方法得到权衡,所以一直提防到现在。但没想到,还是出事了。但看警局录像,这次不怪菲菲,菲菲是有意成全的,但是却飞来横祸,硬生生阻止了这场婚事。”

权母娓娓道来,苏默听得目瞪口呆。 她以为只是单纯的兄妹,没想到竟然牵扯了这么多错综复杂的感情。

菲菲喜欢权衡,而权衡也分不清对欢欢是男女之爱还是兄妹之爱吗?

“那……权医生的感情到底是…”

“哎,我们这些外人就不横加干涉,让他自己抉择吧。我只希望他能处理好感情之事,让她们都不再受伤。”

“阿姨,你也累了,你先去休息会吧,我来照顾菲菲。”

“哎……” 权母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坐在椅子上,默默抹泪。

苏默心脏微微揪紧,菲菲和舒雅谁受伤都不是她所看到的。

菲菲失血过多,没有多大的伤势,也算是有惊无险。 肇事者已经进了监狱,估计想出来难了。

苏默尽职尽责的照顾着,去医院食堂买了饭菜,让权母垫垫肚子。 大家一早忙活婚礼,又到医院,片刻都没有停下。

苏默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菲菲,紧握住她的手。

菲菲爱了那么多年,心里也很苦。 感情的事情,她无法判断是非。

只希望他们之间能有一个美满的结果。

只是…… 二选一的结果,谁能善了?

一个是她的闺蜜,虽然只是在大学认识,但是感情却很深厚。

一个是她未来小姑子,认识的时间更短,但舒雅的性格很鲜明,让人难以忘怀一下子就记住了。 两个人都那么优秀,一个是名将之后,一个是名媛千金。

如果她是权衡,恐怕也难以抉择。

苏默也犯难了,不知道一颗私心该偏颇谁,偏了谁对另一个都很残忍,她也做不到公正公允。

“菲菲……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很茫然……” 苏默喃喃的说道。

而这时,权衡赶到了教堂,但却已经物是人非。 先前满堂宾客,现在……只剩下牧师在收拾东西。 他毕竟是外人,见证了无数婚礼,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权衡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新娘子呢?”

“新娘子和凌三爷离开了,走的时候哭的可伤心了……” 牧师也为舒雅不值,在那么多宾客面前,颜面尽失,又是个女孩子,如何撑得住? 恐怕这半天的时间,婚礼上新郎落跑的新闻就能铺天盖地了。

权衡听到这话,心脏狠狠一紧,转身离去,想去凌家找舒雅。

他想看看她! 他还没走远,就被牧师叫住。

“权先生,我是证婚人,我说了上帝的誓词。而你……违背了誓词,会被上帝责罚的。”

权衡听到这话,心脏狠狠一颤。 他……违背了上帝的誓词。 的确该罚。

权衡头也不回的离开,来到了凌家老宅。

门卫看到权衡的时候,满是怒气。

“我要见舒雅,麻烦通报一下。”

但出来的不是舒雅,而是凌墨寒。

“墨寒,舒雅现在怎么样?” 他看着凌墨寒,他满脸阴沉,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凌墨寒上前,懒得废话,直接一拳头重重的挥了过去。 这一拳头很重,砸在他的脸颊上,嘴角瞬间出血。

权衡默默承受着,用手擦了擦。 他看着指尖嫣红的血液,道:“舒雅现在在哪?” 凌墨寒依然不言语,反手又是一拳。

但是这一次权衡稳稳握住,他拢眉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告诉我,舒雅现在怎么样,让我见一面,我让你打,打到你痛快为止,打死了我都不会反抗!”

“权衡,我把你当兄弟,将我唯一的妹妹交付与你。可是你怎么做的?在那么多人面前弃她而去,让她成为笑柄。我就想问问你,你去医院可帮上什么忙?可救死扶伤?有没有将权菲从生死边缘拉出来?”

“我……没有……” 权衡艰难的吐出三个字,眼神闪烁着愧疚的光芒。

“很好,你什么忙都帮不上,去了也只干等着。而你,却将舒雅推入了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你只知道你的妹妹矜贵,那你知不知道,舒雅在我这儿也是我的心头肉,我也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

“权衡,上次在海上半岛,我跟你说过,好好待她。你现在又是怎么做的?你负了她!”

“我想见一见她!”

“你认为老子会让你进去吗?” 凌墨寒终于爆发,也不再多废话,拳拳用力。

权衡当真没有闪躲,任由他拳拳落下。

“够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娇喝。

凌墨寒停下了动作,转眸看向出来的凌舒雅。

“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让你……”

“对不起,三爷,我们没能看好四小姐……” 佣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舒雅已经换上了常服,脸上上了淡淡的妆容,稍稍遮住那红肿的眼睛。

直视她哭的太凶,眼睛肿的太厉害了,根本遮不住。

她捏紧拳头,看着她的新郎…… 不对,从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就已经不是她的新郎了。

“哥,你是知道我的,一向独立自主惯了。这件事就让我自己处理吧,我能处理好的,相信我吧。” 凌墨寒闻言,恨恨咬牙,最终还是心软,不忍心拂了她的意思。

“那就交给你了。” 凌墨寒深深看了眼权衡,强忍着怒意,转身离开。

权衡上前,看着舒雅那红肿的眼睛,心里狠狠自责着。

“舒雅……对不起……”

“嗯,我收下了,从今往后,你我各自嫁娶,互不干涉。”

舒雅浅浅的说道,云淡风轻,红唇掀起。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